您的位置:金沙游艺场网址 > 人物 > 渭崖先生霍韬简介,虐臣狂魔

渭崖先生霍韬简介,虐臣狂魔

2019-09-25 08:58

霍韬出生广东省佛山市,人称渭崖先生,是明代南海县的“三老阁”之一。霍韬博学多才、勤学上进,代表作有《诗经注解》、《象山学辨》等,官至礼部尚书太子少保。霍韬在“大礼朝议”时获得了嘉靖帝的赏识器重,事后嘉靖帝想为其升官,他因避嫌而三次拒绝。公元1540年,霍韬暴病而死,时年54岁,追封太师太保,谥号文敏。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霍韬考中正德九年会试的第一名后,提名候补,就返回家乡结婚,然后在西樵山刻苦读书,对经史等学问融会贯通。 谏言世宗 嘉靖元年,明世宗继位,任用霍韬做了职方主事。当时杨廷和还在执政,霍韬上书说:“内阁大臣的职务是参与机要事务的,现在却只是拟定文书,对军政大事的裁决权归属于宦官。内阁大臣失去了参与议定的权力,宦官出现了干预政治的苗头。从今以后的奏章,请陛下把大臣召集来当面决定以后施行,讲官、台谏也排列左右,大家共同商议,或赞成或反对,事情公开办理。这样内阁大臣就有了去恶取善的声望,宦官也避免了别人对他们揽权的批评。”进而说到锦衣卫不应当掌管刑罚,东厂不应当参与朝廷中的事务讨论,抚按兵备官不应当凭军功晋级、荫封,兴王府的护卫军不应当全部召来京城授予官职。御史谢源、伍希儒以身赴难有功无罪不应罢免,平定朱宸濠叛乱的功绩除安庆、南昌以外不应当滥评。世宗高兴地听取了他的意见。 大礼之争 嘉靖三年,关于“大礼”的争论开始。礼部尚书毛澄坚决认为世宗应该称明孝宗为考,霍韬私下写了一篇《大礼议》反驳这种观点。毛澄写信给霍韬质问他,霍韬多次写信给毛澄,极力论说毛澄的错误。过后,他认识到毛澄的意见无法转变,就在那年十月递上奏章说:“按大臣们议定,认为陛下应当称孝宗为父,兴献王为叔,另外选崇仁王的一个儿子做献王的后裔。这种观点,根据古礼考较是不适合的,根据圣贤之道来比照是说不通的,根据如今的事实来考虑是名实不相随的。“ 霍韬在奏章中还提道:“我提出以兴献王为帝的原因有三点:一是破除前代故事给人的拘束;二是不忘孝宗的恩德;三是避免迎合陛下心意嫌疑。现在陛下已经把明孝宗称为考,又把兴献王尊崇为帝,事情就这样算完了吗?我私下认为帝王之间的继承,只是继承王位而已,本来就不必斤斤计较父子的称呼。只有继承王位,才能使孝宗的谱系不绝,就连明武宗的谱系也不绝。这样陛下对兴献王还可以改正父子之称号,不断绝兴献王天生的大恩;对于国母的欢迎,也能改正为对天子的母亲应有的礼仪。假如再对昭圣太后、武宗皇后能用正确的方式对待,尽心中的诚意来侍奉,那么尊敬尊贵的人,亲爱亲近的人,这两条就都没有违误了。” 辞官不受 嘉靖七年四月,明世宗升用霍韬为礼部右侍郎。霍韬极力辞让,并且推荐康海、王九思、李梦阳、魏校、颜木、王廷陈、何塘替换自己,世宗不允许,他两次推辞,才得到允准。六月,“大礼”议定,世宗破格任命他为礼部尚书,主管詹事府的事务。霍韬却上书说翰林院编书升官、日讲荫子以及巡抚子弟荫封为武官的不恰当,然后说自己虽然不能挽救这些错失,但不愿跟随大流。并且言称给事中陈洗受了冤屈,推荐国子监学生陈云章有才干,可以任用做官。世宗颁诏称赞了他,但不许他推让。霍韬又上书说:“如今持不同政见的人们认为陛下只是想尊崇自己的父王,就拿官职、爵位来诱引自己的臣下,我们两三个人也只是苟且贪图高官显爵,所以迎合了陛下的心思。我曾经慷慨地对自己发过誓:“如果“大礼”最后议定下来,我决不接受加官,让天下人和后代人看到讨论“大礼”的大臣并不是图谋私利的官员。如果让人们怀疑讨论“大礼”的大臣是图谋私利的官员,那么由这些人议定的‘大礼’即使正确,大家也还是认为这是不正确的,怎么才能使人信服呢?”因此他坚持辞让不肯就职,世宗还是不允许,经再三推辞。世宗最后同意了他。 打击异己 霍韬先后推荐过王守仁、王琼等人,明世宗都采纳了他的意见。他又曾因为灾异的发生上书陈述十多条革除弊政的意见,大多经讨论被实施。张璁、桂萼被免除职务时,霍韬上书说谏官陆粲等人是受杨一清指使的。他两次上书猛烈攻击一清,结果一清被削职,而张璁、桂萼被召了回来。世宗听取夏言的建议,将分开来祭祀天和地,修建两座郊祀台,霍韬极力反对。世宗不高兴了,批评他蒙骗君上,自以为是。夏言也上书替自己辩护,猛力抨击霍韬。霍韬一贯注意保持以前的印象,以便自我施展,但看到世宗生了气,就不敢辩解了,却送给夏言一封信,把他痛痛地抨击了一番,又把那封信抄录一份送交法司。夏言恼了,上书对世宗讲了这件事,并且揭发了霍韬目无君主的七条罪行,连带霍韬的来信一起交了上去。世宗大为恼火,批评霍韬诽谤、嘲笑君上,心术不正,丑化好人,就把他关进了都察院的监狱。霍韬自己从狱中上书哀求宽恕,张璁也两次上书救他,世宗都不听。南京御史邓文宪上书说应该看到霍韬的善良愿望,包涵他的戆直,并且说把天和地分开来祭祀等于是把父母安置在不同的地方,让后妃到郊外亲自养蚕就是废除了男女、内外之间应有的防范。世宗恼了,把他贬官到远方。霍韬在监狱中关了一个多月,最后世宗想到了他当初议定“大礼”的功劳,就让他捐输资财来赎罪还职。 嘉靖十二年,霍韬复出,先后做过吏部左、右侍郎。当时吏部的事情大多都由尚书做主,两个侍郎一般无法干预。霍韬向尚书汪鋐争取,侍郎才获得了参议部事的机会。霍韬一向刚愎自用,多次与汪鋐争斗,汪鋐等人也很惧怕他。不多久汪鋐罢官,世宗长期不另外任命尚书,就让霍韬主持吏部的事务。内阁大臣李时有一次传达世宗的意思,要任用鸿胪卿王道中为顺天府丞。霍韬说:“内阁大臣得到过皇上指示,这本没什么可疑的,但是我们还是应当再行奏请,以便杜绝弄虚作假。”于是按照惯例,开列道中和应天府丞郭登庸两个人的名字,让世宗审定。世宗喜欢他办事照规矩来,就任用了登庸,把道中改任大理少卿。过了很久,世宗让霍韬出任南京礼部尚书去了。 霍韬此前已经和夏言结了怨,等夏言掌权以后,霍韬常常想找些事来陷害他。一次他上书说:“不久前吏部打算推举刘文光等人做给事中,没几天忽然又宣布作废了,大家都说是内阁大臣压了他们。给事中李鹤鸣在考核时被贬了官,没有几天又官复原职,大家都说是经过行贿得来的。陛下应该告诫吏部官员,叫他们不要受执政暗中指使,好让天下人看到恩惠和刑罚都在朝廷掌握中,大臣中间即使有李林甫、秦桧那样的人,也不能够在皇上身边随意捣鬼。”他的话是针对夏言而说的。于是鹤鸣上书自我表白,并列举了霍韬居住在家乡时干下的许多违法事件。世宗把两边都搁下不问。没过多久,霍韬弹劾南京御史龚湜、郭本。龚湜等为自己辩解的同时也上书弹劾霍韬,世宗又一次搁下,对双方都不追究。 终失宠信 嘉靖十八年,朝廷选拔东宫官员时,任命霍韬以太子少保、礼部尚书的官衔掌管詹事府的事务。霍韬上书辞谢给自己的晋升,并且批评说有些大臣接受俸禄不肯谦让,晋升官职也不推辞,其中难免有拉帮结派祸国殃民的奸人,暗中巩固自己的权威。百姓的怨气引来天灾,在人事方面实际上是有原由的。他的意思还是针对夏言而发的。他自己屡次攻击夏言不能取胜,最后见郭勋与夏言有矛盾,就暗中勾结郭勋,和他一道谄害夏言。当时朝廷内外风言四起说明世宗又要南巡,霍韬借此上书明显地赞颂郭勋,说:“上次陛下南巡时,跟随的大臣大多都收受贿赂、不守法度。文官只有袁宗儒,武官只有郭勋没有接受馈赠。现在谣言又兴起来,应该采取一定办法加以制止。”世宗在颁布诏书稳定人心以后,才责问霍韬说:“我前次南巡你又没跟着,别人受贿的事你从哪儿听说的?如实给我奏上来。”霍韬回答时请世宗向郭勋询问此事。世宗批评他支吾其辞,务必要他切实指出来。霍韬走投无路了,只好说:“随从大臣们无不接收馈赠,这事只要问夏言就可以了。至于各人收取贿赂的实际情况,郭勋都整个知道,应该不是骗人。如果一定要我说,请让我担任都察院的职务,顺藤摸瓜进行追查,我一定详细地列出来奏上。”他的奏章被下发给有关部门。霍韬怕自己的奏议不合世宗的意思,很快就赶到了北京,上书述说进贡鲜货的船上宦官贪婪、横暴的事情,世宗也不加查问。嘉靖十九年十月,霍韬死在任上,终年五十四岁。朝廷追赠他为太子太保,谥文敏。霍韬后人 子:霍与瑕 子:霍与樱 子:霍与瑺霍韬夫人墓 增城霍韬墓位于增城市永和镇九如乡后龙山,最上为坟头,由3米的板筑墙绕成圆筒形。正中靠后有一座3米高的碑塔,用红色砂岩石砌成,八角五层,以上逐层收分,到第五层为一整石凿成的宝珠,直径0.24米。 碑塔正面嵌“奉天诰命”大碑,是嘉靖皇帝御撰嘉奖霍韬及其夫人的祭文。第二级平台左右两墓手及墙上各嵌一石碑,左边的已毁,右边的为嘉靖二十一年方献夫所撰《明礼部尚书谥文敏渭厓霍公墓表》,碑文1258字。人物评价 张廷玉《明史》:“韬学博才高,量褊隘,所至与人竞。”

霍韬是明朝嘉靖帝时期大臣,生平勤奋读书,因此博学多才,文人多称其为“渭崖先生”,是明朝嘉靖帝时期受到宠爱的大臣。

霍韬是明朝嘉靖帝时期大臣,生平勤奋读书,因此博学多才,文人多称其为“渭崖先生”,是明朝嘉靖帝时期受到宠爱的大臣。

很多人都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,简单、直接,不需要反复解释和兜圈子,所谓“宁愿和聪明人打一架,也不愿和蠢人说一句话”,就是这个道理。不过,如果一个人聪明盖世,性格又非常执拗,那他肯定是越到后面,越会有点飘飘然,难免刚愎自用,利令智昏。如果不幸再遇上同样聪明的上司和下属后,被摆一道、吃大亏的可能性,就会大大增加。

霍韬,字渭先,号兀崖“渭崖先生”的称号,应该就是取其字号。公元1487年,霍韬出生在南海县石头乡,正德九年中会试第一。考中之后,他提名候补,然后就回家成亲去了,此后待在家乡刻苦读书,研究经史。

霍韬,字渭先,号兀崖“渭崖先生”的称号,应该就是取其字号。公元1487年,霍韬出生在南海县石头乡,正德九年中会试第一。考中之后,他提名候补,然后就回家成亲去了,此后待在家乡刻苦读书,研究经史。

大明相国夏言就是这么一个人,他的聪明、能力,是朝廷上下公认的一流,却在人生巅峰的时候,遭遇了灭顶之灾,让人不胜唏嘘。

公元1521年,明世宗嘉靖帝继位之后,霍韬被任命为主事。刚一上任,就向皇帝提出了几项建议。一是内阁大臣应当有参与议定的权利,避免宦官专权的事情发生。二是应该对锦衣卫和东厂这两个特务机构进行一定的限制,锦衣卫不应当掌刑罚,东厂不应该讨论朝廷事务。三是对平定朱宸濠叛乱之功,不应当滥评。四是免除谢源、伍希儒等御史的处罚。这些建议,嘉靖帝都十分高兴的听从了。

公元1521年,明世宗嘉靖帝继位之后,霍韬被任命为主事。刚一上任,就向皇帝提出了几项建议。一是内阁大臣应当有参与议定的权利,避免宦官专权的事情发生。二是应该对锦衣卫和东厂这两个特务机构进行一定的限制,锦衣卫不应当掌刑罚,东厂不应该讨论朝廷事务。三是对平定朱宸濠叛乱之功,不应当滥评。四是免除谢源、伍希儒等御史的处罚。这些建议,嘉靖帝都十分高兴的听从了。

明朝嘉靖二十七年(西元1548年)11月1日,相国夏言被下属严嵩构陷,以近臣结交封疆之罪,被明世宗肃皇帝朱厚熜[cōng](也就是后世的“嘉靖帝”)下诏,处以弃市之刑。

嘉靖三年,大礼议之争开始,不同于其他官员反对嘉靖帝追自己的生父兴献王为皇考。霍韬是赞成尊兴献王为皇考,而不是皇叔考的。他引经据典,援用古礼与当时朝中阁臣对立,支持嘉靖帝的决定。嘉靖七年,嘉靖帝心想事成,对帮助自己的一干大臣都有所嘉奖。

嘉靖三年,大礼议之争开始,不同于其他官员反对嘉靖帝追自己的生父兴献王为皇考。霍韬是赞成尊兴献王为皇考,而不是皇叔考的。他引经据典,援用古礼与当时朝中阁臣对立,支持嘉靖帝的决定。嘉靖七年,嘉靖帝心想事成,对帮助自己的一干大臣都有所嘉奖。

何谓“弃市”,《礼记》有言:“刑人于市,与众弃之。”就是说在车水马龙的闹市,对犯人执行死刑,以示他被大众所抛弃的刑罚。

在最开始的时候,嘉靖帝就升他为礼部右侍郎,被他婉言拒绝了。大礼议定下来之后,嘉靖帝直接升他为礼部尚书,可以说是宠爱异常。但是霍韬仍然上书拒绝,嘉靖帝三次任他为礼部尚书,都被他拒绝了。

在最开始的时候,嘉靖帝就升他为礼部右侍郎,被他婉言拒绝了。大礼议定下来之后,嘉靖帝直接升他为礼部尚书,可以说是宠爱异常。但是霍韬仍然上书拒绝,嘉靖帝三次任他为礼部尚书,都被他拒绝了。

听听,真是惨!

霍韬对嘉靖帝说,自己之所以支持您,并不是因为自己的私利。如今事情已成,也不应该接受升职加薪的奖励。更不能让天下人以为,您为了自己的父亲,然后用官职来引诱自己的臣子帮助。我不接受升官,也能让天下人看看,并不是所有人为了官职支持您的。如此才更能证明,您的决定是符合礼法的。嘉靖帝见他说到这个份上,最终还是同意了他的选择。

图片 1

要知道,夏言可是聪明一世,官做到了一人之下、亿人之上的相国,而且多年来一直兢兢业业,怎么会在468年前,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呢?悦史君觉得,这正与他的过人才智有关,而且,他的上司嘉靖帝朱厚熜是公认的“虐臣狂魔”,驾驭群臣的手段层出不穷,特别琢磨不透的人精;陷害他的下属严嵩,则是有明一代最“出众”的奸臣,夹在这么两个人中间,霉运躲都躲不掉啊!

霍韬虽然没有升职,但是他在嘉靖帝心中的地位却被拔高了一大截,当是时霍韬的许多建议,都能得到嘉靖帝的采纳。就是杨一清的削职和张璁、桂萼被召回朝廷,也有他的一番因果在里面。

生性机警敢于直谏 巧合上意受到宠信

嘉靖帝后来重用夏言,夏言向嘉靖帝建议将分开来祭祀天和地,修建两座郊祀台。嘉靖帝听从了这个建议,但是却遭到了霍韬的反对。于是嘉靖帝怒斥了霍韬一通,霍韬因为不想得罪嘉靖帝,于是便没有再继续反对,但是仍然给夏言书信一封,将人大大贬斥了一通。

明朝成化十八年(西元1482年)7月14日,夏言出生在贵溪(今江西贵溪)的一个官宦家庭,父亲是曾任临清知州的夏鼎。夏言小时候就非常聪明,而且读书特别努力,周围比他大好几岁的人都比不过他。

夏言后来直接将这封书信递交给嘉靖帝,并且揭发了霍韬目无君主的七条罪行。嘉靖帝十分恼火,批评霍韬诽谤、嘲笑君上,心术不正,丑化好人,就把他关进了都察院的监狱。不过因为念着大礼议的情分,允许霍韬捐输资财来赎罪还职。

明朝正德十二年(西元1517年),夏言考中进士,授职行人,很快又升任兵科给事中。夏言生性机警,对周围环境的观察特别灵敏,而且写得一手好文章。

还职之后,霍韬算是与夏言结下了梁子。而他本人也不是甘愿受气之人,夏言害得他如此,他是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回场子的。于是后来不时就能听到一些对夏言有所中伤之言,大多数都是出自霍韬之口。

嘉靖帝朱厚熜继位后,时任谏官的夏言意识到,新皇登基,肯定要与先帝有所不同,就上书直言:“自正德(西元1506年—1521年)年间以来,上下消息不通已达极点。现在陛下刚开始办理各项政务,请于每日早朝以后,亲自到文华殿批阅奏章,召内阁大臣当面商量决定,如有关重大利害的事情,则下达给全体大臣集中商议,不应和身边宦官商量后就直接从宫中发出圣旨。即使陛下所做出的取舍,也一定要下到内阁,经讨论然后实施,以杜绝为人蒙骗或弄虚作假的弊病。”嘉靖帝满意地接纳了他的意见,对这个眉目清朗、口齿宏亮的年轻官员,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后来,嘉靖帝又命夏言和御史郑本公、主事汪文盛等人一起考核宫廷侍卫及京城卫队的冗员,裁汰了三千二百人。随后夏言又上书陈述了九条整顿意见,京城的治安秩序也因此得到明显改善。

两人之间互相在嘉靖帝那儿给对方上眼药,但是嘉靖帝因为不想多加过问,所以并没有追究二人。霍韬见此法不同,于是另起心思。

嘉靖七年(西元1528年),夏言调入吏部。这时,嘉靖帝正着迷于修改礼制,他认为天地合在一起祭祀不对,想分别建立两个郊祀台,再加上日月,共设四个祭坛。时任相国张璁[cōng]不敢做决定,而嘉靖帝占卜得出的结论也不吉利,朝廷上下都犹豫不决。夏言果断上书,请嘉靖帝亲耕于京城南郊,皇后亲蚕于京城北郊,为天下人示范。由于夏言关于南北郊的提法,与嘉靖帝想分别建立两个郊祀台的主意不谋而合,嘉靖帝一下又兴奋起来,追问夏言具体的实施手段,夏言便请嘉靖帝分别祭祀天、地。结果,这一言论触怒了先前畏畏缩缩的朝臣,他们群起攻击夏言,其中詹事霍韬尤其火力全开。可这样实际上是打了嘉靖帝的脸,皇帝怒不可遏,立即下令将霍韬关进监狱,同时专门颁发诏书奖励夏言,还赐给他四品官的官服和俸禄,采纳了他的意见。此后,夏言开始受到嘉靖帝的宠信。

当时武将郭勋和夏言两人之间存在矛盾,霍韬看在眼中,于是决定和郭勋联合起来,一同攻讦夏言。而为了能让郭勋更有分量,两人的合作更加牢固,他就向嘉靖帝推荐郭勋。然而嘉靖帝却一下子找出他言语失当,最终对他十分失望,此后宠信不在。

硬碰相国受人拥护 天子信赖扶摇直上

后由南京礼部尚书到北京担任都察院职位,嘉靖十九年,在任上去世,享年五十四岁,朝廷追赠他为太子太保,谥文敏。

当时,相国张璁由于在嘉靖初年的“大礼议”中,坚定地支持了嘉靖帝,得到皇帝的特别恩宠,因此对其他大臣一点都不客气,也没人敢和他计较。可夏言不是一般人,他看不起张璁那副不可一世的嘴脸,特立独行,也不肯卖张璁面子。两人自此有了嫌隙。

嘉靖十年(西元1531年)三月,夏言升任少詹事,兼翰林学士,并与以前一样任直讲。每次到经筵讲论时,嘉靖帝都盯着夏言看,一副特别欣赏的模样。这么一来,张璁对夏言就更加忌恨了。很快,张璁利用行人司司正薛侃擅议皇储、触怒嘉靖帝一案,把夏言也强行插入其中,关进监狱。不久,嘉靖帝消气之后调查,发现是张璁故意做假害人,就罢免了他,同时释放了夏言。八月,嘉靖帝一直期待的四郊祭坛竣工,提升夏言任礼部左侍郎,同时还掌管翰林院事务。一个月后,夏言又升任礼部尚书。这么快的升迁速度,是前朝从来没有过的事,可见嘉靖帝对夏言的特别看重。

由于朝臣们都恨张璁太嚣张,就支持夏言来与之抗衡。这时的夏言,既深得嘉靖帝的信任,又能礼贤下士,笼络群臣,甚至为了维护大臣的利益,不惜有分寸地得罪嘉靖帝。这样一来,夏言就更得到朝臣们的拥护了。

夏言也特别留意嘉靖帝的动向,很会揣摩他的心意。当时,嘉靖帝经常写了诗,就赐给夏言,而夏言和诗后,还特别刻石记录,然后再进呈给嘉靖帝,这样就更让皇帝高兴了。夏言人聪明、反应快,每次写奏章或是应诏写诗,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完成,让嘉靖帝非常满意,特意下诏说他“学问博大,才识优裕”。

虽然当时内阁首辅先后是张璁、方献夫等人,但他们知道夏言有皇帝罩着,根本不敢拿他开涮,还得让着他。不久,他们都辞官回乡了,由此夏言的气势更加傲慢,郎中张元孝、李遂稍稍违了他的意,他就奏请嘉靖帝,将他们贬官。

嘉靖十五年(西元1536年),夏言先是晋升为太子太保,接着又提升为少傅兼太子太傅。同年闰十二月,夏言就兼任武英殿大学士,入内阁参与机务。同年冬,内阁首辅大臣李时逝世,夏言接替他,成为内阁首辅,即大明相国。

嘉靖十八年(西元1539年),夏言因进献祭祀皇天上帝的诏书,深到嘉靖帝的欢心,再次晋阶为少师、特进光禄大夫、上柱国。要知道,虽然在唐朝以前,“上柱国”这个名号有不少人得过,但在明朝,夏言可是独一份。

不过,荣誉第一次到达顶峰的夏言还没来得及高兴,打击就一个接一个来了。

勋贵同乡暗中攻击 圣意反复恩宠渐衰

夏言的迅速崛起,让一直深得嘉靖帝信任的武定侯郭勋非常不满,决定破坏他和嘉靖帝的和睦关系。而此时,夏言的身边也出现了一个白眼狼严嵩,严嵩心里也很忌妒夏言。可怕的是,严嵩既夏言他的亲密下属,也是他的老乡(严嵩是江西分宜人),而且同样特别聪明。

一次,相国夏言和时任礼部尚书的严嵩,一起陪着嘉靖帝,去拜访他的亲生父亲、明睿宗献皇帝朱祐杬(也称兴献王)和母亲慈孝献皇后蒋氏的显陵。仪式结束后,严嵩摸透了嘉靖帝的心思,两次奏请准许大臣上表称贺,可夏言却坚持,要等到回京后再称贺。嘉靖帝虽然同意了夏言的意见,但心里很不舒服。严嵩再次坚持请求,嘉靖帝就顺水推舟:“礼乐之事,当然可以出自天子。”命大臣们上表祝贺。从此,嘉靖帝对夏言有了看法。

嘉靖帝巡幸大峪山时,夏言来得稍迟了一点,嘉靖帝就批评了他。夏言害怕得赶紧认罪,嘉靖帝大为恼火地说:“夏言本是一个卑微的小官,因为张璁倡议郊礼一事得到提升,竟敢怠慢无礼,上机密奏章不使用朕赐给他的银章,现在朕命令他归还前前后后朕发给他的亲笔敕令。”夏言更加害怕,赶忙上书认罪,请求皇帝不要追索银章和亲笔敕令,让他留给子孙后代,说得非常可怜。可这却让嘉靖帝怀疑,夏言私自把御赐的亲笔敕令毁坏了,命令礼部催讨,并剥夺了他少师的勋位,让他以少保、尚书、大学士的身份退休。夏言没办法,只好把四百多幅嘉靖帝的亲笔敕令和银章一枚缴还礼部。

几天后,嘉靖帝气消了,又让人阻止夏言还乡,并以少傅、太子太傅入内阁值勤。夏言上书感谢,嘉靖帝指示他要尽忠职守,不要惹人怨恨。夏言明白,怨恨他的人就是郭勋、严嵩等人。就再次上书,说自己不敢自处于别人的后边,孤立无援,所以才被人怨恨。嘉靖帝又不高兴了,下诏责问夏言,他惶恐认罪后,这件事才算过去了。

没多久,雷电震坏了奉天殿,嘉靖帝召见内阁大臣,夏言又没有按时赶到。嘉靖帝又一次训斥了他,并让礼部揭发他的罪状,夏言主动认错。之后,嘉靖帝才归还了夏言以前追讨出来的银章和墨宝。陕西传来捷报,嘉靖帝恢复了夏言少师、太子太师的职位,升为吏部尚书,值勤于华盖殿。江、淮一带的叛乱得到平定后,嘉靖帝又下诏奖励夏言,赐他金币,并兼领大学士俸禄。

不过,郭勋还是看夏言不顺眼,四处结交看不惯夏言的人,双方一直勾心斗角,相互争斗。

嘉靖二十年(西元1541年)八月,嘉靖帝的伯母孝康敬皇后张氏去世,皇帝下诏询问太子丧服的礼数,夏言的奏疏里出现了错字。嘉靖帝严厉批评了夏言,夏言表示认错,同时又请求告老还乡治病。嘉靖帝更生气了,再次命令夏言以少保、尚书、大学士的待遇退休。夏言想得到嘉靖帝的谅解,就进呈了十四篇有关边境防御的策论。对此,嘉靖帝哭笑不得,他说:“夏言既然对国事有忠诚的谋划,为什么那样坚决地自我爱惜,辜负朕对他的信赖呢?姑且不治他的罪吧。”离开京城前,夏言去嘉靖帝居住的西苑斋宫磕头谢恩,嘉靖帝心软了,让他先别回老家,就在京城治病,等待以后的任命。虽然夏言这么倒霉,但老对头郭勋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谏官接连弹劾他,势头很足,他也只能称病在假。

这时,京山侯崔元得到嘉靖帝的宠信,在西苑值勤,而他恰恰忌恨郭勋。

一次,嘉靖帝闲聊时问崔元:“夏言、郭勋是我的左膀右臂,他们相互攻击是什么原因?”崔元没有回答。

嘉靖帝又问夏言准备什么时候回老家,崔元说:“等圣诞(嘉靖帝的生日)过后他才敢请放行。”

嘉靖帝又问郭勋得了什么病不来上班,崔元说:“郭勋根本就没病,他就等着夏言退休了,他就会出来。”嘉靖帝点头同意。

谏官们知道嘉靖帝再次宠信夏言,而厌恶郭勋,就一起揭发郭勋的罪证。郭勋也是作死,不会写文章也不知道找个枪手,写个辩护词狂悖错乱,让嘉靖帝更加生气了。给事中高时是夏言的知己,这时揭发了郭勋十几件贪污、放纵、不守法度的事情,嘉靖帝最终把郭勋关进了监狱,恢复了夏言少傅、太子太师、礼部尚书、武英殿大学士的官职,等病好了入内值勤。夏言虽然在病假中,内阁的事务却多由他裁定。

嘉靖二十一年(西元1542年)春,夏言担任一品官已经满九年,嘉靖帝颁赐银币、宝钞、羊酒和宫廷食品,全部恢复了他的官职,用下诏奖励、赞美他。这个时候,虽然嘉靖帝仍然优待、礼遇夏言,但宠信程度已远不如当初了。

多拂君意奸人得利 龙颜盛怒再遭贬斥

嘉靖帝的亲生母亲慈孝献皇后蒋氏和伯母孝康敬皇后张氏去世后,郭勋曾经请求将其中一个宫殿改由太子居住,夏言以为不合适,让嘉靖帝很满意。可此时嘉靖帝突然又问起太子的居所问题时,夏言因想到再造宫殿所费颇多,就忘记了自己先前的话,做出了和郭勋一样的回答。嘉靖帝心里很不高兴,开始怀疑谏官弹劾郭勋,是出于夏言的指使。

建造大享殿时,嘉靖帝命令宦官监视,夏言却不替嘉靖帝写敕令进呈,又是错事一桩。

嘉靖帝崇奉道教,夏言、严嵩等到西苑值勤的几个大臣,嘉靖帝都命令他们骑马,赐给他们束发用的香叶巾,让他们用皮绵做鞋子。其他大臣都照办了,严嵩更是每天24小时坚持那副装扮,赢得皇帝的好感。可夏言却认为这不合礼制,不肯接受,还独自一人乘坐轿子。积累了这么几桩不满,嘉靖帝想要一个发泄的出口,善于察言观色的严嵩也得到了排挤夏言的机会。

夏言失去嘉靖帝的信任后,严嵩却因为谄言媚语,得到皇帝欢心。夏言担心被罢官,就叫严嵩过去商量,严嵩却私下里偷偷谋划着怎么陷害夏言,以便取而代之。夏言得知后,对这个下属兼老乡非常不满,便示意谏官一次次弹劾严嵩。正在宠信严嵩嘉靖帝没有当回事,夏、严二人则就此结下梁子。

严嵩得到嘉靖帝召见时,立即磕头下跪,诉说夏言怎么欺辱他,泪如雨下。嘉靖帝让他把夏言的罪状全说出来,严嵩马上添油加醋大揭其短。嘉靖帝积累多日的愤怒爆发了,下诏数落夏言的罪过,还说:“郭勋已关入监狱,夏言还千方百计罗织罪名。谏官本是朝廷的耳目,却专听他夏言指使。我不早朝,他夏言就不入阁办事。军国大事,能在他家里裁决;天子说的机密话,他也敢把做儿戏玩。谏官对此不发一言,就这样欺骗君上,使得鬼神怨怒,下大雨伤害了庄稼。”

夏言很害怕,赶紧上书认错,并请求皇帝准他老病还乡,话说得很哀伤。几天后,嘉靖帝亲写诏令,剥夺夏言的官职,让他回家闲住。于是,严嵩取代夏言步入内阁。

夏言担任相国多年,习惯了车来送往、众人逢迎,罢官时间长了,心里闷闷不乐。每遇元旦、嘉靖帝生日,他必定上表祝贺,自称为“草土臣”。嘉靖帝也渐渐怜悯夏言,就恢复了他尚书、大学士的官衔。

东山再起骄狂失策 反遭构陷弃市屈死

嘉靖二十四年(西元1545年),嘉靖帝觉察到严嵩的贪婪和放纵,又想到了夏言,下诏召他回朝,恢复了他的全部官职。夏言东山再起后,气不过严嵩曾背叛自己,所有的政务都不征求严嵩的意见,严嵩也不敢说一句话。严嵩私自提拔的人,夏言大加罢斥、放逐,严嵩也不敢帮忙,但对他恨入骨髓。当时朝臣们都痛恨严嵩,认为夏言能压服严嵩,制其死命。而夏言一心要扩大权势,抓住一点小问题就贬斥朝臣,有些事情做得也不恰当,因而士大夫们对他也开始畏惧了。最后御史陈其学因盐法的事情,弹劾嘉靖帝的宠臣京山侯崔元及锦衣都督陆炳,夏言准备收拾他们,两人都到夏言跟前认死罪,陆炳甚至下跪请求才得到谅解。后来他俩与严嵩勾结准备陷害夏言,夏言却麻痹大意了。

而嘉靖帝每次派宦官到夏府时,夏言都气势凌人,把他们看作奴才。严嵩则恭恭敬敬,还偷偷给他们袖管里塞金银。因此,这些宦官迎合严嵩的意愿,天天在嘉靖帝面前说夏言的坏话。夏言也渐渐失去了皇帝的宠信,接二连三地遭受斥责,如"稽缓敕之洁,不遵用印记之,人阁晏晚以及禁内扛舆(坐轿子)之洁。"小有过失即蒙申斥。

嘉靖二十七年(西元1548年),陕西总督曾铣提出要收复河套,夏言自以为有经世济用的才能,想建立百代功勋,就赞成了此事。严嵩和崔元、陆炳等人却利用此事,大做文章。原来,夏言后妻的父亲苏纲,与曾铣关系很好。曾铣请求收复河套时,苏纲对夏言极力称赞他。夏言也想借此成就功勋,就秘密上书,向嘉靖帝推荐曾铣。可嘉靖帝对此事的态度却反复无常,一会儿赞扬曾铣忠勇可嘉,一会儿又又下诏责备,语气很严厉。

严嵩揣测到嘉靖帝并不是真的想出兵,就尽力说河套不可能收复,把夏言也牵扯进来。夏言赶忙称罪认错,也极力辩解严嵩下黑手,两人开始互相攻击。然而,这时嘉靖帝已被严嵩的诬告蒙蔽,最终剥夺了夏言的全部官衔,让他以尚书的名义退休,但仍没有杀他的意思。

夏言心不甘情不愿地准备回老家,可严嵩等人仍不罢休,安排亲信在京城、宫中放出谣言,说夏言临走时愤愤不平,大骂嘉靖帝出尔反尔。还让谏官上书,攻击夏言收了曾铣的贿赂,插手关市,谋取暴利。于是,曾铣、苏纲等人都被抓了起来。严嵩和崔元、陆炳等人秘商,决定置夏言于死地,就用“结交近侍(夏言)”的罪名,将曾铣斩首,苏纲到边远地区充军。明朝皇帝最怕什么?就是武将和中枢大臣勾结,这可是谋反大罪啊!嘉靖帝中计,派人飞马逮捕夏言。

夏言被抓后,本以为还有机会翻本,一听曾铣的罪名,他立马大呼:“我恐怕非死不可了!”

夏言上书辩解,但嘉靖帝根本不信他的话;刑部尚书喻茂坚、左都御史屠侨等人奏请,看在夏言多年功劳的份上减免死刑。嘉靖帝不仅不听,还严厉批评求情的大臣,并再次提到夏言之前的多种忤逆行为。

明朝嘉靖二十七年(西元1548年)11月1日,聪明一世的夏言被斩首街头,时年六十七岁。妻子苏氏、侄子侄孙都受牵连。

直到嘉靖帝去世、明穆宗庄皇帝朱载垕[hòu]登基,柄政祸国二十多年的严嵩父子败死后,夏言的家人上书伸冤,夏言的冤屈才得到昭雪。隆庆帝朱载垕下诏复其官爵,重祭安葬并追谥文愍。

悦史君点评:夏言之才,可以说是聪明盖世,既斗得了相国、勋贵,还能让皇帝老子不得不依赖;然而,长期独孤求败的情况下,他难免飘飘然,听不进下属的意见,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该心狠的时候却软弱了。不过,他最可悲的就是,遇到了两个和他一样的人精:喜怒无常的“虐臣狂魔”嘉靖帝和口蜜腹剑的善妒下属严嵩。随着年纪增大,利欲熏心,夏言渐渐失去了年轻时候的稳扎稳打,小心谨慎,怠慢皇帝,苛责太监,滥罚群臣,把自己放在一个“孤家寡人”的高位。终于被奸诈的严嵩等人所趁,加上嘉靖帝早已消磨殆尽的耐心,悲惨结局就已经是注定的了。纵是如此,夏言的一生也无愧于大明,是一位值得敬仰的相国;老对手严嵩父子的败死,和之后400多年的臭名昭著,也算是对他最好的祭奠吧。

本文由金沙游艺场网址发布于人物,转载请注明出处:渭崖先生霍韬简介,虐臣狂魔

关键词: